男人不识本站,上遍色站也枉然




  自从进了瀛国的洞天,徐直感受到了代表各种利益的博弈方。
  左右算计,来回打斗,笑到现在的已经没剩下几位了。
  便是他也不例外。
  进洞天没多久就挨打,好不容易到手的薙刀和杀生剑不得不重新借了出去,任由柳生宗元和菊字文一拿着劈砍。
  每次刀剑暴击一声响,便听得徐直心疼一分。
  当然,相比柳生宗元,菊字文一,塔洛斯这些倒霉鬼,他的运气还不算坏到彻底。
  给众人带来灭顶之灾的世界树意识体同样如此,成型后被塔洛斯咬了好几小时,好不容易翻身,没多久后便沦落到不堪的境遇。
  世界树碰到别的圣器或许还没什么大影响,但对于植根在自己体内的植物型圣器噬人花,尽管能力极为独特,它此时也被吃的死死的。
  埃德妮亦还落井下石了一番。
  被圣器吞噬的它声音越来越小,埃德妮这才低声道‘记住了’。
  记住了咒语,什么时候收取圣器又是另外一码事。
  这个世界树形成的意识体大概很好的体会了什么是绝望。
  “铛”
  金铁的错鸣声音再起,柳生宗元手持薙刀,周身的小型风暴刀卷已经刮了起来。
  “去”
  燕玄空刚刚抽空子砍上一刀,便听菊字文一大叫道:“剑术以点破面比刀要强,老夫也来一剑。”
  恶风袭来,他刚刚一闪,菊字文一的杀生剑便擦身而过,打击到柳生宗元提及的圣器底部那处小碎点上。
  沉闷的打击声中,亦伴随了菊字文一的一声惨叫。
  刹那的交错之间,徐直只见噬人花圣器上的花瓣大嘴稍微动了一下,菊字文一连人带剑直接消失,瞬间被包裹到了那花朵之中。
  疯狂的内气爆炸声响在花朵中显得极为醒目。
  “要糟”
  手持大宗师之兵都难以摧毁这件圣器,柳生宗元已经能想到菊字文一面临的下场了。
  “给我破啊。”
  风暴刀卷的尖峰一移,直接钻向那破损之处。
  刺耳到失聪声音连续不断响起,彷佛一台钻孔机器,柳生宗元刀卷指向之处,盯上了这具圣器最为薄弱之处。
  以点破面。
  伴随着无数火花,眼见圣器上那个缺口瞬间便大了起来,红色的液体汩汩而出。
  “坏了”
  埃德妮亦是眼睛瞪大,菊字文一跳出来的太快,瞬间将打斗和破坏的进程加快了数分。
  菊字文一的生死另说,圣器被破坏看的她心疼无比。
  嘴中咒语不断,她抬手刚刚贯通魔力,只见噬人花圣器无数根须开始猛烈收缩,葫芦顶上的花瓣大嘴亦是重新打开,渐渐变得枯萎,将菊字文一那不知死活的躯体抛了出来。
  “你怎么能收取圣器?”
  埃德妮看向另一侧。
  那处地方,徐直嘴中喃喃着冗长的咒语,双臂挥动,点点魔力涌出,已经牵上噬人花圣器的顶端口。
  徐直扫了埃德妮一眼,并没有做回话,继续完成着咒语。
  这位火巫存了惩罚世界树意识体的心思,时间拖的比较长。
  仗着众人难懂洞天中的语言,她酱油打的非常出色。
  除了徐直,还没人清楚她知晓了收取圣器的方法,在数分钟之前便能结束这场争斗,而不用等到众人如此死斗的程度。
  连续录了两遍,来回确认无误,徐直亦是将流程记得清清楚楚。
  如同当初主导星轴的牵引仪式,此时的他新手上路收取圣器。
  不管噬人花圣器的好与坏,丛林妖精晋升能不能用上,先收了没坏处。
  “停下来,快停下来,你模拟的魔力手段与我们不一样,天啊。”
  埃德妮看着不断收缩的噬人花圣器,她似乎听到了圣器内极为不正常的声响。
  这是震爆死锁的声音。
  埃德妮看着瞎特么乱搞的徐直,一脸茫然,不知以后要如何才能解开这件圣器。
  此前圣器的一切流程都归塔洛斯负责,徐直是新手,她亦是新手,从未操作过圣器的收取和释放。
  收取操作流程没问题,但灌入的魔力很有问题,性质与他们完全不同。
  这后果与一辆汽油车灌入了大量的柴油并无多少区别,埃德妮感觉她们王国的圣器报废的差不多了。
  根系盘踞在世界树每一处,但噬人花圣器收缩的极快,便是包裹世界树树核的根须都收缩了大部分。
  “我终于出……”
  一个声音刚刚大喘气,发出死里逃生的动静,随即便见一柄燃烧火焰的长剑投掷了过来。
  圆球型的树核尚未落地,便被钱通投掷的这一剑击中了最中心的位置。
  只是数秒的沉默,树之心房猛烈摇晃了起来,这个打斗多久便修复多久的空间传来撕裂的声响。
  尖锐的哀嚎声如同歇斯底里的死亡呼唤,难以计算数量的灰色光泽从树核中迅速溢出,开始漫天飞舞。
  世界树晋升时寄居的神座,裂开了。
  不管是想利用圣器噬人花的塔洛斯,还是凭借圣器包裹的树核,此时两样都被直接掀翻,再不复原样。
  噬人花缩成到三米便无力再收缩下去。
  这与牛头人们收取的圣器形状有极大区别,当时的大地守护神收缩之后能装进盛放珠宝大小的盒子,这噬人花是没戏了,从十余米的葫芦变成三米的葫芦,十个珠宝盒也装不下。
  “抓住那颗球,别让它跑了。”
  不待钱通说完,在树核一侧的燕玄空已经探手,抓取火神剑使劲一震,这颗诸人此前难以奈何的树核,顿时裂成了四块。
  哀嚎的声音戛然而止。
  树之心房顶上无数木屑和木块,此前吞噬掉的荆棘藤条纷纷落下。
  “这个地方可能要塌。”
  看着头顶裂开的树壁和砸下的异物,徐直心中一惊。
  他们处于这颗巨树的体内,和在石山之中并无多少区别,一旦坍塌,上方的负重会毫不犹豫的压下来。
  不论是大宗师,还是身化火焰的埃德妮,又或如徐直这些人,瞬间会被压成一堆血泥。
  “跟着柳生宗元走,快”燕玄空急道。
  风暴刀卷扬起无数的木片木屑,柳生宗元打孔换了另外的方向。
  形成了新的通道,但与树之心房一样,这也是极不稳定的通道,难以承重。
  没有树壁翻滚将这些木屑木块吞噬,这些异物堵塞都显得极为麻烦,让通道的空间越来越小。
  无需任何的商议,只是瞬间各人已经负责上各自撤离所需要做的事情。
  五百米余米的厚度。
  短短的距离,在世界树的体内显得极为遥远,耗费的体能无疑巨大,燕玄空都不得不去接力柳生宗元开孔。
  当一缕微弱的光芒映入徐直眼帘之时,徐直才感觉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。
  如同萝卜一样,他们被外面的燕玄空一个个拔了出来。
  一片足有人高的树叶坠落在脑袋上,徐直仰起头,只见高空中阵阵秋雨落下,无数青色和黄色的树叶纷飞。
  他伸出双手,略显干枯的手掌开始慢慢变的红润起来。
  时间不快,也不慢。
  世界树暴力晋升时形成异相,四季神术中的秋日刚刚降临数分,便已经被赶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