處女三姐妹 - 青青草视频 草久久爱久久 青青青草网站免费观看 久草草在线新免费观看 

男人不识本站,上遍色站也枉然



在我讀醫學院二年級的時候,有一位同系的女助教,名叫林蕙欣,比我大上四歲。她可是我們大學裡公認的美人兒,但也是為所眾知的酷面冰心,做任何事都獨來獨往,從來不和別人打交道。這也許就是為何如此的一個聰明麗人,卻至今連一個男友都沒有的主要原因吧!說實在的,我對這美貌動人的蕙欣,老早就淫視眈眈了。起先,我還以為她是系上的同學,因為她看起來只有二十出頭,本來想去約她外出的。然而,沒想到她竟是我們的助教,所以信心也開始動搖了。再加上畏懼於她的高傲和冷冰冰的態度,所以一直以來,就只站在遠遠處陶醉於她的倩影。那一晚,我被安排於坐守夜室,也就是醫學院生們在醫院「義務」輪流幫忙的責任之一。本來,我當晚是和肥龍同組的,但那天他在較早時卻因為和女友發生了一些小波折,所以偷偷地溜了回去慰問她。身為好友,我也就只好為他掩護,自個兒扛下一切,獨自守著夜室了。到了午夜兩點時,身體非常的累,卻遲遲不浥睡。翻來覆去,一閉上眼睛就想到那美麗的女助教:眼前浮起今天午餐時,窺望著她細嚼食物、嘴唇微動的美姿。尤其是她一不小心咬傷了潤唇,用柔軟的香舌舔弄著血絲的那一刻,好不讓我的熱血在全身內滾動啊!我回憶著,雖為自己齷齪的想法感到不齒,然而大老二卻越來越是興奮。沒法子了,我奮然爬起來,點著燈,拿出了我那本以重金託朋友買來的香港版花花公子。這雜誌雖然是舊版的,但那一期的封面女郎真的是有八分神似蕙欣;那令我心儀的女助教。這些日子,我都是靠它「慰勞」自己超於數百次,而且永不厭倦喔!在小檯燈敞罩的實驗室休息房內,我就躺在小床位上,微緩的拉下褲子,並把內褲拉至膝蓋之間。我的手開始輕輕晃動著開始勃起的熱衷肉棒,紫紅的龜頭逐漸愈膨愈腫脹,全身毅然感到一股血滾的衝動。我神迷地凝視著書中裡「蕙欣」蕩漾的神色,激昂地猛勁搖晃著勃然的大肉棍,完全沒留意到室外走廊間的腳步聲…這黑影看見實驗室間裡還點著燈,便走了過來,推開門查看。在裡邊正在興奮地打著手槍的我,嚇然聽到門被推開的聲音,驚慌得手忙腳亂,只好站起了身,並慌張地拉上了褲子,懷中的書本亦應聲掉落。我定下神來,才尷尬地往室間入口處的昏暗角落望去。只見一張我非常熟悉的臉孔,逐漸地在昏黃燈光下顯露而出;竟然就是我日思夜夢的蕙欣!只見蕙欣緩步走近,先是瞄了我一眼,然後彎腰撿起我掉落在地上的書籍。她斜眼瞧了一瞧,發現是本「花花公子」,而在攤開了的書頁之中,竟然還顯示著酷似自己的數張全裸猥照。她的臉頓時脹的有如熟透了的大紅蘋果,跟著便以一種劣惡的眼神,對著我射望過來!我感覺非常的狼狽,馬上將她手中的書本給搶奪了過來,急忙的藏放回在那小床位的枕頭底下,然後強裝著沒事發生似的,只尷尬地望著她,傻笑著。蕙欣此時側著身子站在窗框旁,面對著我。在月光下,她的臉龐是如此的清新動人,長長的秀髮映出淡淡的光澤,就像天上的仙女般。回想起我剛才打手槍的淫樣,竟被她都看在眼裡。我不禁為自己汙穢的作為感到自愧無比。「嗯…林助教,妳…妳…怎會突然在這兒啊?」我吞吞吐吐地問著。「哼!我向來就是在最後面的那間實驗室裡做研究的,並常待在那裡夜宿。你又在這兒幹嘛?嗯,今晚是輪到你值夜嗎?那何以在深夜裡還不睡,卻在這兒做這…這個…猥褻的不齒行為!」蕙欣示著嚴肅的顏面,卻又帶有點羞答答的神情,細聲的質問我。「………」我只覺得好窘,不知該說什麼才好。其實,我的腦子裡也在反覆的問著:現在己是深夜兩點多了,妳為何自己也還不睡覺,而像鬼魂似的到處飄忽。然而,此時我奈於她的尊嚴,所以沒敢問出口!「咦?另一個呢?每晚不是該有兩個學生一起值夜的嗎?怎現在就只有你一人在呢?」多事的蕙欣又問了。「是…是李志龍。他…他…家裡十分鐘前來了個電話,說外婆突然出了狀況,所以志龍他便急促地趕回家去了!我…我也是被這突發的事件給弄得心慌慌,無法再入睡。所以…這才…才…臨時才想到做…做那個…來舒緩一下不安的心境…」我隨意編了個故事,即時應變著。「喔?是這樣啊!那…臨時之間,又怎會跑出一本這樣的東西在這兒呢?可別告訴我是李志龍留下的!」她緩慢地走了過來,指了指枕頭底下,以不肖的眼光又瞄著我,厲聲問道。「………」我沈默著,不想再說些什麼。「喂!你啞了嗎?我在問你話啊!哼,如果說不出來,我就將今晚的事投訴於理事長,不把你立即從醫學院開除才怪!」她提高了聲音問道,並伸手過來把我枕頭底下的那一本花花公子又取了出來。只見她一邊斜瞄我,等著我的回話,一邊則不停地翻閱著手中的花花公子,尤其是對那位那長得酷似自己的封面女郎,看得特別的仔細和入神。我見她如此的霸道和自以為是的模樣,恨得熱血衝腦,一時竟失去了理智。我毅然地伸出手指,突而其然地逗著她的深紅潤唇,狂妄地放膽說出一堆令她目瞪口嚇的話。哼!大不了我全都潑出去了…「我美麗的林助教,難道你沒看到這封面女郎長得像極了妳嗎?我就是為了這原因,才每把這本花花公子放在身邊的。妳看,這整本雜誌都被我翻得幾乎爛了,可想而知我每個晚上都在看它!老實說,都是因為想著妳,才對著她自慰啊!」我眼珠直視著她,淫蕩蕩地說著。「………」蕙欣沒想到我的態度會來個大逆轉,臉紅成蘋果似的,驚詫地說不出話來。瞧蕙欣整個人楞住在那裡,我便更進一步地戲弄著她。我輕輕的撥弄著她額頭的髮稍,她急得低著頭,微閉上了雙眼。我狠下心雙手把蕙欣給摟在懷裡,擁著天仙般的可人兒,只感覺到她微弱的顫抖著。這獨處習慣了的怨女,似乎完全無法抗拒我這突而其來的誘惑。我開始輕吻著蕙欣的額頭、眼睛、鼻尖,然後慢慢的移向她小巧的雙唇,我緩緩地用唇尖微微碰著她的紅唇,她並沒有拒絕。我於是鼓起加倍的勇氣,讓自己的乾唇緊印上她的潤唇,並將舌尖伸到她雙唇之間去,輕輕的扣啟她的齒隙。此時,蕙欣的身軀已經軟化於我的懷中,小鳥依人地閉起雙眼靠在我的胸膛裡。我見是時機了,急忙靈巧的開始為她脫下身上的衣服。她這才回過神來,訝然地輕唉聲哀求我別這樣。然而我卻不以為然,並說要懲罰她,繼續地脫光她的外衣,並且要她躺在床上。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,点击进入也不知為何,蕙欣竟然乖乖地照作。我跟著也脫光自己的衣服,毅然地站在她的面前,讓她睜著驚嘆的大眼,仔細地瞧著。只見她臉上一陣白、一陣紅,本想立即站起離去,卻又有一股說不出的淫火在體內燃燒著,連舌尖也禁不住地伸出,滋潤著乾燥的雙唇…是時候了!我把她頭髮撥到頸後,開始解開她乳罩的扣子, 她微弱的移動身子,任由我解掉胸罩。她櫻桃似的乳頭,小巧的點在乳房上。望著她完美的巨乳,我呆了一下,幾乎是整個人癱在那裡傻望。蕙欣亦變換著各種平躺姿勢,似乎是讓我更清楚地看著她那突出胸脯的每個部位。這時候,我的肉棒也已經膨脹勃起,並感到有些暈眩。喔!我的肉棒雄偉硬挺得有如一座「望妻石」,忍不住撲了上去,把它給擠入蕙欣的迷魂口裡,要她幫我含弄著。她非常的配合,嘴裡吸吮著,喉嚨亦發出喃喃的囈語。然而,蕙欣似乎不曾吃過「熱狗」,她的吹簫技巧青嫩得很,利齒好幾次都弄痛了我的大龜頭,而她自己也多次的因為被我整條的肉棍,深推入喉內,幾乎梗阻得咳嘔出黃水來。然而,在我的細說指引之下,蕙欣沒一會兒便慢慢的習慣了。只見她張開了口,伸出如青蛇舌吐信般的舌尖,瘋狂地舔點著我龜頭的眼縫間,跟著又急著把我整根肉棒縮回她口中,使勁吸吮著。嗯,真的是爽極了!真不愧為我們醫學院的女神童,一點就明白其中的技巧!我繼續任蕙欣含啜著,享樂於她所帶給我的銷魂觸感,直到我幾乎出精了才即時抽了出來。我可不想這麼快就交出成績單咧…我這時也上了床,趴在蕙欣豐碩的成熟身軀之上,並把舌尖伸入她的口中,搜尋著她軟滑的舌頭。她也棄置了矜持,把我的舌頭緊迫地含住,任舌尖在裡頭戲玩著、挑逗著她的滑舌。我積極地追逐著她那頑皮的舌尖許久,直到捉住它,將她的香舌緊壓住,並用力的吸吮她嘴中芬芳的口液。突然,蕙欣身體抖然一顫,將身子一弓,迎向我的胸膛挺上,那一觸的剎那間,我可以感到她微突的乳尖傳來一股熱流…我知道她想要了!於是,更狂熱的吻著她微顫的雙唇,一隻手圈著她的頸子,讓右手輕輕遊下,輕輕握住挺立的乳房,用食指和大拇指揉搓那粉紅奶頭,讓它由柔軟慢慢硬起,並突出了整約一公分之多!我將頭移下,擁吻著蕙欣細嫩雪白的頸部,右手更用力的握弄她的巨型乳房。她雙眼微閉,齒間開始發出低聲的呻吟,身軀也如白蛇般地扭動起來,誘人的性感度直升一百

我火熱地將頭套入她的雙乳之中,在那深淵的乳溝間狂妄地摩擦著,我的臉把她白晰晰的美麗房乳,擦得呈現出一片片的紅印,但這卻使得原本蒼白嫩軟的雙乳,襯著潮紅,勇然的硬挺立著。原本粉紅的乳頭,更是在激情的充血下,散發出狂熱的暈紅。我再也忍不住了,猛然地脫下她身上唯剩下的小內褲。蕙欣雙腿很自然的張了開來,並高挺迎向我。我那早已充脹到微疼的下體,恣意挺立著。我跪坐在她身子下方,手指輕輕的愛撫她的外陰唇的縫隙處,讓她下體漸漸溼熱,再吻著她的唇,一隻手交換的輪流的逗弄那兩個木瓜奶子,然後才慢慢的握著堅硬的肉棍,挺進她的玉門之間。她的肥沃陰唇非常夠肉,龜頭挺入那一刻非常舒服。然而,嫩穴的肉壁卻有點緊縮,不知是否愛液還不夠多,微感到有點澀。蕙欣的呻吟聲也夾雜著哀痛,她美麗的臉龐似乎有些扭曲了,我於是便慢慢地退出她的身體。「很痛嗎?」 我湊著她耳邊,溫柔的問道。「還…還好,沒關係的﹗」我看得出蕙欣有些勉強的回答。「我會溫柔一點的,如果不舒服就告訴我…」 我細微的安慰說著。「嗯……」她竟然帶著少女只有的矜持,紅著臉,輕聲回應著。我又開始吻蕙欣的唇、她的頸,再吻遍脹紅的雙乳。她的呻吟一波跟著一波,似追逐的浪,陣陣的傳入我耳中。這時,我便用手輕撫著她的大腿內側,她那濃密的下體陰毛,就像一座慾望叢林,等著我去探險、嘗鮮!我把頭探索在她雙腿之間,舌尖輕挑著她肥沃的陰唇,她突然瘋狂的大聲浪叫起來,把我也給嚇了一跳,忙用右手掩住她的嘴,示意她得自我控制一下,以免引來醫院裡的守衛,那就不好了。看蕙欣微緩的安頓了下來之後,我繼續將舌頭伸入探幽,她全身更是開始的顫抖著,嘴裡則發出了自我約束的呻吟。我張開口貪婪的舔弄那一片片濃烈的潤液,令到蕙欣的愛液更加有如決堤的黃河,狂湧而出,將整個私處沾染得黏滑溼透。這次應該是沒問題了。我挺直身子,握挺著肉棍,再一次地推擠而入。果然是順利多了,整隻肉棍,連根帶莖的完全深入了!我深感到蕙欣溫熱的肉璧,緊湊地包裹著我的肉棒,一陣陣熱電流不斷由下體自我背部直湧而上,刺激和興奮感不斷的升高、再升高…我開始慢慢的來回抽動著。蕙欣俏嫩的臉漲成一片艷紅,雙手並用力地緊抓住我的肩膀,指甲幾乎都陷入了我的肉裡,開始迷糊糊地自嘴裡傳出聲聲不斷的微弱淫泣,整個身軀陷入一陣陣的顫動,像是觸了電似的。我增快衝刺的節奏,她的叫聲便慢慢一聲一聲的升高,直到了高高的山頂,便緩和了速度,這才又幽幽的降低,跟著卻再次衝刺,又逐漸上揚:就有如交響樂的指揮,帶領著性慾交響樂團,讓激情的樂音在性愛的領空裡盡情奔放,樂音時而高揚,時而低迴,卻實是我所聽過最動耳的交響曲。蕙欣在我瘋狂的衝戳之中,來了數次的高潮,雙腿的肌肉連續的抽筋抖顫著,整個人興奮得幾乎都爽歪歪了!我這時也感到下體傳來一陣一陣顫慄的興奮,夾著肌肉的抽動沿著脊椎直衝上腦門。我更用力的抽動陰莖,作最後的衝刺,讓下體肌肉盡情緊湊,蕙欣更是迂迴盪漾呻吟,叫聲直上雲端。夾著我倆大口的喘氣,精液傾湧而射出、射出、再射出。蕙欣狂亂的顫抖了數下,才又逐漸的慢慢平靜下來…我喘著大氣,在抽回戰勝了的大將軍之際,卻驚然發覺龜頭和陰莖上除了黏涕涕的淫水之外,還沾染了少許的血絲。「嗯!第一次?」我帶著猶豫的眼神,細聲的溫柔問蕙欣。「……嗯。」她以更細微的聲調,紅著臉蛋回答著。「痛嗎?」我關懷的摟住她,輕吻著她的唇,低低問她。「不會,已經好多了…」 蕙欣亦深情幽幽的回視我,說著。我倆眼珠望著,身體內的慾火又情不自禁地燃燒了起來。我那才剛洩了氣的老二,竟奇跡般的又剛猛勃起,而蕙欣亦鬆懈了全身的肌肉,盡情晃動著圓臀迎合我;浪蕩的呻吟聲,頓時迂迴整間室內…我和蕙欣因這一次的接合而走在一起,亦連帶的認識了她的另外兩個妹妹。這兩位女孩都長得不錯。蕙欣排行老大,蕙玲二十歲比我小四年,而蕙敏則是當中最小的一個。她們的父親在三年前到大陸去設廠,長期留在那兒工作,母親也因為女兒們都逐漸長大了,便也過去陪老爸。聽蕙欣說起,其實是媽媽因為孩怕老爸在那兒包二奶,才過去監視的。因為在蕙欣家來來住住久了,漸漸地和她的妹妹們也熟了。我在她家自由的穿梭,有時還會偷偷的在那兒留夜。在一個星期六夜晚,和蕙欣看完深夜場後,送她到家時便又興起,偷偷的和她溜進臥室裡,鎖起房門,幹起愛來:那一整夜,我沒回家。第二天驚醒來時,還不到六點鐘,天都沒亮,卻已不見蕙欣。看了她在床頭留下的小字條,才知道今晨一早要回大學去。唉,連周末一大早都要回校更教授和董事們開會,助教這種差事業也真的不好做啊!我把枕頭遮蔽著臉面,本來想繼續睡著大覺,卻突然尿急了起來。於是拖起半醒的身軀,開了門便向外面側邊的廁所奔去。完事後,正要回房之際,無意發現二妹蕙玲的房門竟是半開著的,歪腦子裡立即湧起了一絲邪念。我想乘機偷窺一下她的睡姿,瞧一瞧她那常令我目不轉視的美麗豐峰。我輕步地走近房門,探頭瞄了一下,那裡邊雖然暗著,但很顯然是空蕩蕩的,竟然沒半個人影。嗯?蕙玲不會是也跟她姐姐一大早就出門了吧?我帶著失望的心境,正想走回蕙欣的房間繼續睡覺時,腦子裡又打起了壞主意。其實老麼蕙敏的身材也不錯,雖然只是個十四歲的小毛頭,但該小的地方小,該大的地方則是比任何同齡的女孩都大上一倍。這或許這是她們家庭的遺傳吧?趁現在家裡沒人,我於是便走到蕙敏的門外,非常小心的輕輕扭轉開她的門把,。然後推開一小縫,從門隙間窺望進去。那裡邊雖然拉上了窗簾,並只開著微弱昏黃的檯燈,然而我可以清楚確認的看到眼前所不敢相信的一幕;二妹蕙玲竟和小麼蕙敏倆人,一絲不掛的在床上互相愛撫、舔吻著…我心裡頭驚詫萬分,同時亦感到慶幸無比,竟然會被我撞上這種只有在綺夢中才會看見的姐妹淫景。我想一定蕙玲是因為大姐蕙欣常常不在家,按奈不住自己的淫性而把乖乖的小妹蕙敏教壞的。此時玲也以為大姐一大早出了門,家中再沒人了,於是按奈不住淫慾又溜到小妹子的房裡來胡搞。我見如此,便迅速奔回房裡去,拿起了我昨天跟蕙欣到公園裡去拍攝的數位攝影機,好捕抓這幕引人瑕想的淫美畫面。當我回到蕙敏門外時,她們已經換成了69式,小妹蕙敏竟然豪不避諱的,用她那感覺像麻薯的舌頭在二姐蕙玲的陰戶上舔動著:這一切當然都被我攝入機中。這兩隻淫蟲竟然不注意周遭,完全不顧忌的自我忘懷的享受於淫蕩之中。只見蕙玲的陰戶慢慢的流出淫水,也沾溼了小妹蕙敏的小嘴,而小妹也因二姐的手指在自己小小的陰戶上輕柔,歇斯底裏的哼出細微呻吟蕩聲。沒過一會,又見蕙玲隨手拿起桌上的一個小手電筒,長大約十公分,直徑大概是三公分吧!嘿?我心想不會吧!她竟要用這手電筒往自己小妹的嫩穴裡插入嗎?跟著,就看到蕙玲將手電筒拿給蕙敏,原來是要小妹為她插入!蕙敏接過了後,用一便以左手把蕙玲肥沃的陰唇撥開、一邊將手電筒慢慢地插進那已經潤濕非常的陰戶…哇!小妹蕙敏竟然如此的熟悉,想畢一定不是第一次了!我繼續地拍攝著:蕙敏一手用手電筒一進一出的插著蕙玲的陰戶、另一手也沒有閒著,不停地摩按著自己那突立的陰蒂。桌上的燈光正好是直接的照著在她們倆身上,看著她們倆放鬆享受的微妙感覺,我的老二也毅然漲起,頂在褲子內,真是難受無比啊!小妹蕙敏手掌裡電筒的去勢越來越快,蕙玲的浪聲也開始愈叫愈加大聲,似乎完全沒注意到我這時已經悄悄然地溜進了房內,正躲在床角暗落的一旁,靜偷偷地以最佳角度來拍攝著這扣人心弦的一幕!在蕙玲抖顫中「啊…」的一聲後,小妹蕙敏便微笑地將手電筒拔了出來。那支手電筒柄黏黏的,沾滿了蕙玲的愛液淫水,只瞧蕙敏用舌頭在手電筒上。緩緩地仔細將淫水照單全收的舔淨,一滴也不剩。之後,泛紅著臉夾的蕙玲便起身,穿著日式合服的睡衣手,若無其事的吻了一下蕙敏,然後開門而回到自己的房裡去。蕙敏竟也就這樣的赤身裸體,轉過身繼續地睡了。躲在床角落旁的我,也就趁這時後快速地悄悄引身而退。而在我走之前,還順手牽羊,拿走了那支手電筒,然後回到蕙欣的房裡,鎖起了房門。我躺在舒適的床上,觀賞著攝影機的小熒幕中兩姐妹的賣力演出,重溫那段慾情,同時深深的嗅著那支剛剛在蕙玲陰戶裡鑽探的手電筒。那股腥味猶存,令我馬上脫去褲子,激昂地用手緊握、並搖晃著自己那根粗大勃起的肉棍:射了又弄,弄了又射,連續爽了三次!這才又累得死睡了過去…再次醒來時,已經是中午十二點多了!我開門走出時,蕙玲正躺在廳裡的長沙發上,看著光碟;是梁朝偉和張曼玉的「花樣年華」。「嗯!阿慶哥?怎會是你在姐的房裡啊?我十點多起身時還以為是大姐一大早出去了後,又回來睡著了呢!都沒敢去敲門咧…」蕙玲見是我走出房門,差點沒跳了起來,並驚詫的問說著。「噢…這…我是昨夜跟妳姐回來的很晚。她見我過於疲憊,怕我深夜駕車回去會有意外,便堅持留我在此過了一宿。」我隨口應付著。要知蕙欣這位大姐在她們的心中,可是個正經嚴厲的監護人,就有如母親一般,可不能把我倆的親密史說出來。我走上前去,坐在蕙玲右側的小沙發中。「哈…你也知姐,她就是這樣的啦!總是小題大作,老焦急著什麼似的。這也管、那也理,什麼都不放心!唉…都還沒到三十歲,處事卻像個老姑婆似的,有時還真煩呢…」蕙玲又輕鬆躺於長沙發上,沒好氣地說道。「嘿,小妹呢?怎不見她啊?」我望向周圍,問道。「小敏喔?她剛出去,說是到圖書館去借書,並說一點多回來時會順便買午餐的。對了,我原以為大姐在家,所以要她多買了一份。阿慶哥,你待會兒就吃她的那一份吧!」她眼珠瞪著電視熒光幕,說著。我裝著在觀賞電影光碟,其實卻是斜眼窺視著躺在那裡的嬌媚娘。蕙玲的完美雙峰,在那緊身T恤的襯托之下,更為顯示出它們的宏偉壯觀!令得我又憶起她和小妹今晨的亂倫行舉;那淫景猶存,使我的肉棍又蠢蠢欲動了起來…「嘩靠!好沈悶,不看了啦!大姐怎會買這種戲呢?」蕙玲突然悶叫說著,然後便爬起身來。

只見她大步地走向光碟機前,身上的一雙奶子彈上彈下的搖晃著,令我頓然看直了眼,真想立即撲過去用雙掌大力的猛按壓著那對雙峰!「這王家衛也不知受了什麼刺激,老拍這種怪電影?不是什麼「重慶森林」、就是「東邪西毒」!鏡頭老是跑來晃去的,對話也是不知所謂,看得人都暈沈沈、怪怪的,都不知為何會得到這麼多大獎?就只有那套「春光乍現」還不錯,好可惜講的就只是男同性戀…」她憤慨地說著,跟著卻幽幽然地,似乎有所感觸。蕙玲在櫃檯中東找西尋,似乎對那裡的電影光碟都不滿意。我見是個時機,便藉口說我也用攝影機拍了一些東西,肯定比那名導王家衛的有趣得多,問她要不要看。蕙玲不疑有它,立即說好。我於是站起身來,快步往蕙欣的房裡走去,然後把攝影機給拿了出去廳裡。我把攝影機連接上了電視,按下PLAY後,便轉身往蕙玲身旁坐下。起先播放的是我為蕙欣在花園裡拍攝的特寫,蕙玲看了直笑著說拍得很老土,連大姐的鼻孔都拍到了。她一邊觀看、一邊笑得兩顆大木瓜奶子直搖晃,連坐在旁邊的我也似乎感覺到它們的震撼力。看著、看著,終於片子連續到了我在蕙敏房裡所窺拍到的那一幕「姐妹情深」。此時,蕙玲的臉色由紅轉青,口唇更是一片蒼白。她急得連忙站起身來,想撲過去把帶動取出。然而,我的行動要比她快,一躍起身便把攝影機給緊握著,不然她有機可乘。蕙玲堅持要我把帶子給她,且像發了狂似的直壓靠著我,想強行搶過攝影機。我一手把攝影機給直托得高高的,另一手則緊抱著向我壓過來的蕙玲。然而,在她的極度掙紮之際,我倆雙雙塌倒在地上。我以龐大力壯的軀體把蕙玲給壓住,並把攝影機放在一旁,然後用雙手緊握她的雙腕,令她完全屈服於我